<code id='b4g1q'><strong id='b4g1q'></strong></code>

<ins id='b4g1q'></ins>

  • <tr id='b4g1q'><strong id='b4g1q'></strong><small id='b4g1q'></small><button id='b4g1q'></button><li id='b4g1q'><noscript id='b4g1q'><big id='b4g1q'></big><dt id='b4g1q'></dt></noscript></li></tr><ol id='b4g1q'><table id='b4g1q'><blockquote id='b4g1q'><tbody id='b4g1q'></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b4g1q'></u><kbd id='b4g1q'><kbd id='b4g1q'></kbd></kbd>
  • <i id='b4g1q'></i>

        <span id='b4g1q'></span>
      1. <dl id='b4g1q'></dl>

          <i id='b4g1q'><div id='b4g1q'><ins id='b4g1q'></ins></div></i>
            <fieldset id='b4g1q'></fieldset><acronym id='b4g1q'><em id='b4g1q'></em><td id='b4g1q'><div id='b4g1q'></div></td></acronym><address id='b4g1q'><big id='b4g1q'><big id='b4g1q'></big><legend id='b4g1q'></legend></big></address>

            落戶“零門檻”能否引來“金鳳凰”

            • 时间:
            • 浏览:21
              雖然受到疫情影響,但各地“搶人才”的腳步卻沒有放慢。日前,蘇州、沈陽、重慶、青島等城市爭相推出各種“福利”政策吸引人才落地,不少地方降低落戶門檻,甚至提出落戶“零門檻”,對人才提供購房補貼等。
              落戶“零門檻”能否引來“金鳳凰”?在各地普遍復工復產的大背景下,新一輪人才大戰透露出哪些信號?
              江蘇省蘇州市新的人才政策將於5月1日起正式執行,這被媒體稱為“王炸”級的人才新政包括:本科學歷直接落戶,“先落戶後就業”;大專學歷落戶,原來繳納社保滿兩年的要求擬放寬到6個月。蘇州還推出高端人才獎勵計劃細則,高端人才和急需人才直接參照個人薪酬按比例給予重獎,最高每年可獲40萬元。
              青島市打包推出的10條人才政策頗為亮眼:在青高校在校大學生、國內(境)外高校專科及以上畢業學年在校大學生可申請落戶。大學生在青落戶後,可享受青島市購房政策,符合條件的可申請人才公寓。這是青島自2018年以來連續第三年降低落戶門檻。
              沈陽市則在近日出臺瞭全面取消人才落戶限制、進一步放開落戶政策的7條補充意見,包括技工學校、職業院校及以上在校生和畢業生(含往屆)在內的7類在沈人員可以落戶。
              4月1日,重慶市政府辦公廳印發新修改的《重慶市戶口遷移登記實施辦法》,進一步拓寬人才落戶范圍:在原引進的專傢、學者、留學回國人員以及在本市就業的專科或初級專業技術職稱以上人員基礎上,將在重慶市就業的具有高級技工以上職業資格或相應職業技能等級人員一並納入人才落戶類,本人及其共同居住生活的配偶、未成年子女、父母均可申請落戶。
              江西南昌市則宣佈將實現落戶“零門檻”。4月15日,南昌市人民政府辦公廳印發《關於全面放開我市城鎮落戶限制的實施意見》的通知,全面取消在南昌市城鎮地域落戶的參保年限、居住年限、學歷要求等遷入條件限制。
              “通過戶籍政策和一系列其他相關政策吸引人才,有利於人才從特大城市流向二三線城市,對我國人才的合理佈局產生正面效應。”中國勞動學會特約研究員蘇海南認為,人才流動有助於地區經濟發展,緩解當前的結構性就業矛盾。
              蘇海南解釋說,所謂結構性矛盾簡言之就是“有事無人幹,有人無事幹”。一些二線城市佈局高新產業,對高技術人才有需求,有些更小城市的人才想要去這裡就業,但落不瞭戶,就容易出現這類結構性矛盾。因此,降低落戶門檻對這部分人比較有吸引力。
              2019年12月25日,中辦國辦印發的《關於促進勞動力和人才社會性流動體制機制改革的意見》正式向社會公佈。其中明確,全面取消城區常住人口300萬以下的城市落戶限制,全面放寬城區常住人口300萬至500萬的大城市落戶條件。
              一季度國內生產總值同比下降6.8%,有專傢認為,疫情對中國經濟造成沖擊,各地經濟增長面臨新挑戰,後疫情時代“搶人才”實則搶的是產業、是科技、是人力資源。
              北京高精尖科技開發院院長汪斌認為:“隨著大學畢業生求職季到來,各地人才大戰將更趨白熱化,落戶成為地方政府吸引人才的優惠條件之一。但產業的吸引力比戶口更重要,人才隻有在相應的產業領域才會發揮價值,目前二三線城市產業群的佈局與崛起是吸引來人才並且留得住高端人才的關鍵。”他舉例說,武漢有高端裝備制造、光纖通信、光電子、生物醫藥等前景較好的產業,盡管受到疫情沖擊,有人離開,但產業在,人才還會再來。
              “從長遠來看,落戶‘零門檻’福利對人才來說並不是第一位的,真正構築產業聚集能力,產生核心競爭能力,拿出支持人才發展創業的政策才是關鍵。”汪斌說。
              受到疫情影響,目前就業壓力比較大,一些企業不能大量招人,外向型企業訂單減少。日前,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和智聯招聘聯合推出的報告顯示:一季度招聘職位和人數同比均下降27%左右,其中1-3年工作經驗的求職人員面臨更大壓力。
              汪斌認為,在這種情況下,政府要為企業釋放更多減免稅費的政策紅利,給企業減壓,從而吸納更多人才。從事多年科技產業轉化研究的汪斌感受頗深的是,人才到哪裡去、產業到哪裡去,科技創新就在哪裡落地生根。
              對於落戶政策對人才的吸引,蘇海南認為:“落戶紅利不會一時消失,落戶和住房限購以及子女入學緊密相關,使人才在公共服務上可以享受很多市民待遇。很多城市提出的人才落戶政策對於職業院校和技工學校畢業的技能人才有很大的吸引力,也是留住這部分人才的關鍵。”
              今年42歲的徐洋和孿生弟弟徐海都是海歸博士後,他們受到長沙優惠人才政策吸引選擇到長沙寧鄉工作。弟弟徐海是文象集團董事、首席科學傢,哥哥徐洋現任寧鄉經濟技術開發區經濟發展局副局長。
              徐洋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盡管受到疫情影響,但寧鄉今年的人才招聘政策不僅沒有收縮,還推出瞭比往年更多更大力度的吸引人才政策。”
              《寧鄉市強化高質量發展人才支撐的十條意見》(討論稿)提到,寧鄉在引進人才方面將實行“楚溈英才綠卡”制度,為持卡人在安居創業、全城旅遊、子女就學、醫療保障等方面提供全力支持。對博士或具有正高職稱的專傢,市財政每年補助10萬元,並解決配偶工作。
              “單純靠落戶政策難以吸引到優秀人才,還需要更立體更細致的服務,讓人才有歸屬感、獲得感。”徐洋稱,人才政策給瞭我們“定心丸”,這也是他之所以落戶寧鄉並一待就是8年的原因所在。